大家只可惜节目已经开始一会儿了

类别:经典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6-02 | 人气值:599
  晚十点半许,看完体育台的斯诺克,打算洗洗睡了,无意间调到央视三台,正好在播朱军主持的艺术人生之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我是个书法爱好者,便重新端坐,饶有兴致地观看朱军和中石先生的对话。只可惜节目已经开始一会儿了,错过了一些片断。
  老人那样淡定地坐着,温和地说着话,但话语之间透出的可敬、可爱、可感人处是那么强烈。
  在说到和齐白石大师的往事时,老人讲了那件刻印章的趣事,也为我们重新诠释了“调皮”两字的内涵。他苦恼于“欧阳中石”四个字因繁简差异而在印章中不好安排,求教于白石老人,白石老人稍作思索,指点说可以把“欧阳”两字放一边,再把“中石”两字并到一个字的空间里,单独放一边,余下的一个字的空间,就任由它空着。他脑海顿觉一悟,当场便取出刀石刻制,却是用左手执刀。白石老人问:“怎么用左手啊?”他脱口回答:“刻字不是反字儿吗?右手写正字,左手写反字啊。”白石老人便拍拍他的头:“调皮!”说到这儿时,中石先生对白石老人的敬爱之情溢于言表,白石老人说的调皮其实是对他的一种充满关爱之情的鼓励啊。他又说,其实白石老人才调皮呢,你看,他把“中石”两个字放到一个字的空间里,而任由余下一个字的空间空着,不是调皮是什么?调皮,就是突破了惯常的思维定式,就是一种思维的创新啊。
  中石先生还是个京剧超级票友,用朱军的话来说,应该不是一般的票友,是个“发烧友”了。他早年因机缘巧合,得以拜京剧名家奚啸伯先生为师,成为奚派传人。99年央视春节晚会上,他还曾登台亮过相。师生之谊深厚,1977年5月中石先生到石家庄看望恩师奚啸伯先生,饱受折磨的奚啸伯先生已是瘦不成形。师生在这种情形下相见,自是百感交集。分别时奚先生轻轻地挥挥手:去吧,去吧,我们都不要哭。中石先生走出门,回过头,看到瘦弱的奚啸伯先生坐在椅子上,泪流满面。顷刻间,中石先生泪飞如雨……中石先生闪着泪花说,那时我看见了眼泪从自己的眼睛里奔流出来,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洒泪而别”啊,那是诀别啊……现场无不动容,就连此刻,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也没法不停下来……
  当朱军请中石先生在现场亮一嗓子时,老人一开始推说现在唱不了了,但热情的现场观众都举手请求老人表演一段。朱军调皮了:您看,大家都举手让您来一段。老人更调皮:我没看见。还特意戴上眼镜,又说,还是看不见。其实老人是真有眼疾的,尤其是右眼,几乎不能视物。我曾在一篇写中石先生的文章里看到过,他的眼疾还被家人和朋友戏称为“无出其右”、“目中无人”。但中石老人还是表演了“草船借箭”鲁肃回答周瑜的一段念白,78岁的老人,表演起来仍是有板有眼,口齿流利,中气十足。
  现场有观众问了中石先生一个很敏感的话题:文化市场上有好些仿中石先生的作品流传,请问先生怎么看这些作品?中石先生风趣地回答:一是我要谢谢他们。他们仿我的,肯定不会完全相同,也一定会有比我创新的地方值得我学习,所以我得谢谢他们;二是我替他们抱委屈。明明是人家写的,可人家还不能落自己的名字,得落我的名字,多委屈呀。中石先生的豁达与大度让我想起另一位大师启功先生,同样对待仿制品和造假者,启功先生甚至亲自买过别人仿自己的书法作品,那是对仿制精品的肯定和同情。跟中石先生同是怎样的宽阔胸襟啊。但这也让我想起另一个也可以称得上是名书家的人,也是山东人,好象姓魏还是什么的,据说有记者拿一幅仿他本人的真假难辨的书法作品请其鉴定,他竟然这样说:假的,这也叫书法吗?连门都没入!对这位名书家的回答,我觉得很同情,我并不赞成造假和仿制,但我对这位名书家的做人很是腹诽。据说南宋秦桧写的字也是极漂亮的,可是他都遗臭快一千年了吧。光把字写得漂亮,看来是不行的。
  中石先生说,自己一生中,画画儿,不中,写字,一般,学的东西不少,但没有精通的。但是我有成果,那就是我的学生!他们当中一定会有人行!中石先生的书画水平如何,在这里自是不容我多说,老人的话,既有自谦,更有自豪。当中石先生坐在观众席里的学生们对自己的老师表达真挚的敬爱之情和祝福时,老人微倾着头,把手扩在耳廓上,认真地倾听着,象个天真幸福的孩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