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闻君琵琶语

类别:唯美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21 | 人气值:599
  最早听这一曲琵琶,是徐静蕾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带给我的。电影一开始就是这个琵琶声,点点滴滴,淅淅沥沥,如泣如诉,似乎有太多的怨怼,琵琶的声音配合着一个故去的女子的倾诉,让人侧目皱眉,慢慢进入一种境界。
  今天,琵琶声再一次响起,就在我的耳边,那种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飘然悠远,让我心醉神驰,让我浮想联翩。多么美好和舒缓的乐曲,多么愁苦和清淡的人生。似有一只惊弓的大雁从云际悠悠下落,直到天地无垠处。这如房檐前雨滴一般的琵琶声,是一个女子对“春闺梦里人”的刻骨铭心的思念,虽然她有怨望、有愁烦、有苦闷、有绝望、有伤怀,伤怀时一滴泪无声地从脸庞划落,悄无声息,泪痕红浥鲛绡透。这个“负心薄幸”的男子在那里呢?也许他早已忘记这个在暗夜里苦苦思量自己的女子,此刻,正和另外一个红粉佳人结成比目鸳鸯,巫山云雨着呢!也许,也许,他早就已经成为无定河边的枯骨,被风化,被沙埋,成为一道模糊的影子,被骤然而来的灵风慢慢吹散。
  人生是难免留下遗憾的,这个遗憾是别人造成的,也是自己造成的。一个在闺阁中深居简出的女子,肝肠寸断,直到红颜白发,一生就这样告别,直到坟头荒草寒,她是多么的悲凉和凄绝,又是多么的不幸和可怜。而那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人呢,他或许早就已经忘掉了那些他信口开河的话语,他根本就不把信誓旦旦当回事,他信奉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洒脱和放荡,他是杯酒一样的人生,不为任何人去留。
  白乐天当年在“枫叶荻花秋瑟瑟”的季节,结识了长安歌女,这个十三岁便把琵琶学的有声有色的女子,成为教坊的第一个招牌。她美貌如花,惹的秋娘妒忌不已。她的命运坎坷连连,真可谓自古红颜多薄命。午夜梦回,回忆起年轻时候的点滴岁月,不禁泪痕如流星划落,把红妆也打湿了。于是乎白乐天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诗人想到自从离开长安城以后,谪居卧病在地僻人稀的浔阳城,这里既没有音乐之声,更没有管弦的弹奏,房屋周围到处是黄芦苦竹在疯长,在这个地气潮湿的住所,从早到晚所能听到的,都是杜鹃和猿猴的叫声。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春江花月夜,诗人对酒独倾,心中的愁烦像爬山虎一样弥漫开来,“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头发胡子眉毛全部白了,尽管有山歌和村笛不断送来,但“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天晚上,有幸听到这么美妙的琵琶曲,就好像听到了从天上而来的“仙乐”一样让我神气清爽,精神焕发。请你先不要走,就再弹一曲吧,我要把你的曲子记下来。琵琶女听到这里,良久站立,待再一次调好琴弦,琴声更加凄恻感人,那辗转反侧的琴声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凄然动容,然而掉泪最多的,却是那位江州司马,他把青衫都哭湿了。这是知音之间的相互答谢,默契融洽,感人肺腑。
  琵琶的魅力随千年而不衰,虽然我们再也听不到白乐天送客那晚的琴声,但耳边这丝丝入扣的琴声,却足以撩动我凄恻的深情,也足以慰藉我彷徨的神经。
  它如秋雨梧桐,响彻一个半世纪,回荡在盛唐和现代之间;它如阳关三叠、阳春白雪,听后让人叹为观止、回肠荡气;它如敲打心坎的驼铃声,在玉门关内外来回荡漾,经久不绝。
  这一曲琵琶,让我们在古典和现实之间遐思悠悠,让我们的心灵得到了唯美的陶醉和净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