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的鸭蛋我时常感受着人情的淡漠

类别:唯美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25 | 人气值:599
  读了汪曾祺先生《端午的鸭蛋》一文,不由得想起家乡立夏吃蛋的风俗来。
  提起立夏吃蛋,我的心儿翻越千山万岭,回到了那梦牵魂绕的小山村。
  在风景秀丽湘粤交界的南岭山区,有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开门见山在这里不再是一种写作技巧的名称,而是人们生活真实的写照。那绵延不断的巍巍青山把稀疏的村落围了一整个圈,清澈的溪水像条银色的舞带在村外摆了个最飘逸的造型。“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挞送青来”,我疑心朱夫子的这两句诗是到了我的家乡后才写出来的。绿水青山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山民,也培育出山区特人的纯朴民风。
  作为一个节日,孩子们的节日,立夏在这里被称之为“过夏”,“过”正摆明了说,这是个值得庆贺的节日。这节日由何而来,我没有去考究过,但孩提时却总是满怀期待地盼它快点到来。过了清明我们小孩子就总是在盼着“过夏”,因为“过夏”在孩子心目中与吃蛋是一回事。所以,立夏来临之际,总能见到这样一幕:头上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扯着老奶奶的衣襟一个劲地摇:“奶奶,你告诉我嘛,你告诉我嘛,什么时候过夏?还有几天嘛?”“你乖很快就到了,你不听话就没那么快……”为了过夏得到更多的蛋,孩子们都比平常表现得特别的好,谁也不希望在那一天被大人冷落了。
  那一天终于到来,天蒙蒙亮大人们就把孩子们叫起来了,一听说“蛋‘煞’(家乡用水煮蛋叫“煞”)好了”,一阵风跑到灶火间,只见水缸盖上面木盆里盛放着色彩缤纷的鸭蛋,红的、紫的、蓝的、绿的、高梁色的……除了过年,看不到这么多丰富的喜庆的色彩。照例,每个孩子除了自己家里会有鸭蛋以外,爷爷奶奶家是一定也会给预备一份的。那时的我把各色鸭蛋揣在衣兜裤兜里,然后跑到祠堂前的晒谷坪,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大家都把蛋拿出来比比,看谁的蛋个大,颜色好看。最有趣的是斗蛋,两个人各把自己的蛋紧攥在手里,然后对准了用力碰在一块,谁的破了就先把他的蛋分吃了。到最后,剩下谁的没破就是冠军,那种胜利的自豪感决不亚于打了一场大胜仗。不过常有的事是,一些年龄稍大的孩子会耍诡计,在斗蛋时突然暗中用拳头把对方的蛋撞破了,然后理所当然地分吃别人的蛋。虽则不讲规矩,但是从没有人因此而生气的,反正大家都有许多的蛋,一个人还真吃怕你呢,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又叫又喊的,吃起来容易,似乎也格外的香。
  除了斗蛋,也可以拿它来装饰,女孩子通常把蛋装入用麻线织成的小网兜里,然后拴住钮扣挂在胸前,那些网兜也都是染了色的,与鸭蛋配得很好,在那缺乏玩具的年代,这的确算得上是最漂亮的玩物了。遗憾的是母亲不会织网兜,我只能看着别人的羡慕得不得了。后来我一个哑女堂姐帮我织了一具非常漂亮的网兜,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她不会说话,可是她那水灵的大眼睛透出内心的冰雪聪明,我后来从没见像她那么心灵手巧的人。
  在过夏这一天,去任何一家串门,你都会得到一个大大的鸭蛋,因为这里面饱含着对孩子的关爱和呵护,也是一种吉祥的祝福。我还记得村里有一个“五保户”,平常省吃俭用的,可一到立夏那天,她一定会准备一大蓝鸭蛋,煮熟了,上好色提到祠堂前,分给她见到的任何一个孩子,至今我还认为她脸上那慈祥的笑容是世间最美的图画。
  离开乡间来到这大都市,我时常感受着人情的淡漠,越来越怀想故乡立夏的鸭蛋,想念当初一起斗蛋的小伙伴,帮我织网兜的堂姐,分蛋给我们的那位孤寡老人,普通的一枚鸭蛋成了我心里最美的记忆。
你可能感兴趣的